「澜巍」始终在这里 four

emmmmmm 我有点勤快。


four


+++++++++++++++++


“赵处,明天局里有个饭局”祝红今天穿了件酒红色的衬衫,衬的祝红肤色更白了些,她抱着土黄色的文件袋,里面是上一个案子的结案的报告,她递给赵云澜,赵云澜恹恹的接过报告,也不应声,呆呆的看着文件袋,祝红叹口气“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场面,但是,好歹也给上头个面子,给我们多些福利啊,眼见就要过年了,大家都等着发年终奖呢”

赵云澜孩子气的撇了下嘴,一口咬碎了嘴里的棒棒糖,拔出小棍子,盯着它看了几眼“哎,祝红你说最近棒棒糖怎么也出了苦味道的呢?”明明就是同一品牌的棒棒糖,味道怎么说变就变呢。

祝红怎么会不知道,是因为赵云澜心苦。

 

赵云澜还是去了那个饭局,看着别人都穿着正装出席,他穿的休闲的可以,好在领导们也知道赵云澜的脾性,也不同他计较。几声虚也好,真也好的彼此问候后,各自找位置坐下了。赵云澜百般无聊的玩着手机,还不敢明目张胆的玩,只能斜坐着,手机放在翘起的腿上,小心翼翼的刷着微博,最近龙城没什么大事,无非就是某某明星结婚了,某某地方因爱成恨杀人了,赵云澜就觉得他们这种消息真的是无聊透顶,他手指飞快的向上滑着,滑着滑着,被不断更新的微博压倒在几页之外的旧闻,被他重新挖出来了。

「沈教授获得xx奖」「龙城最年轻」「奖金x万元」赵云澜哼了一声,x万元只够那人要衣装的沈巍勉强买2件衣服,交2个月的月租。新闻炒的大,沈巍真正得到的却不多。一时气恼,替沈巍不值,手机拍上餐桌的时候,声音有些大,惊的周身有身份的人都吓了一跳。他的直属上司怒目的瞪着他,不知道这臭小子犯什么混。

这顿饭吃的没什么意思,其他人都在变相的互相较劲着,他顶头上司找他也不过是为了面子,整个龙城就他一人还带着特殊调查处这个隐秘部门,任谁都要得意的要飞起来。这不,赵云澜被上司拍着肩膀向人炫耀,说他的特殊调查处处长赵云澜是多么多么的可靠,多么多么的英勇。

赵云澜想到了沈巍。帮特调处大忙的沈巍,让人恨的牙根痒痒的沈巍。冷静的沈巍,温柔的沈巍,失控的沈巍,他的沈巍。

可惜——如今行同路人。

“来,张处,上次的案子你们组破的真是太精彩了,我敬你!”赵云澜抓过放台上的茅台,给张处倒了半杯,给自己倒了满杯,豪气的喝光,张处笑的像只狐狸,他呵呵的笑了两声,拍了拍赵云澜的肩“赵处年轻有为,自然也不甘落后,怎样,要不要来我这发展发展?”那张处多少有些

到三不着两,大着舌头当着赵云澜领导面前翘边,赵云澜没敢看领导的面色,想也不用想,肯定黑成河了,幸好赵云澜也没有其他的念想,又望张处杯里又倒了半杯,吹捧了他几句,又朝着其他人拼酒去了,看的领导以为赵云澜开窍了,黑成河的脸像是倒入了洗衣液,褪了色。要知道,赵云澜也是一个性子梗到底的,从来看不上这些有目的的饭局,和其他组的相处的倒是平安,只是作为领导,总是觉得赵云澜如果再完美点,未来坐上他的位置指日可待。

 

酒席结束已经是10点左右,出了包房,大厅的已经寥寥无几的只有几名服务人员在清理桌子。他扶着早已经醉的走不稳的张处,小心翼翼的绕过桌椅,在参差不齐的谢谢光临声走出了酒店。

寒风吹在身上有些冷,赵云澜的大衣挂在手上,因为搀着张处,无法穿上身,不过赵云澜也不介意,他们站在冷风中等着车,虽然很晚了,但是好歹半小时内都醉呼呼的各自上了车,张处上车前,还在咋呼呼的让他加入他的组,被他推进出租车,关上车门,才彻底安静了下来。

 

赵云澜穿好了大衣,又剁了几下脚,走了大概几里路才慢慢的暖和了起来,夜生活让人向往,有人买醉,有人相互抱团取暖,有人独自伤心,有人情伤,

也有人像他,不想回家。

因为家里没有他。

 

赵云澜恐怕这辈子的每一年每一月每一日,都会在深深的愧疚中,深深的孤单中,深深的不解中度过。

他不明白

为什么沈巍会这么狠心,会这么的舍得,会这么绝情

离开他,忘记他。

为什么赵云澜会这么慈心,会这么的舍得,会这么的深情

放他走,记住他。

刺骨的疼由心蔓延开来,疼的赵云澜低声啜泣,他好累。

他靠在路杆子,慢慢的任由自己自由落座在冰冷的地面上,再冷也没有心冷。再也没有人会握着他的手,问他冷不冷,关心他饿不饿。他环抱着膝盖,像是刚出生的婴孩一般的姿势,把头埋进膝盖骨,就这么放任一回吧。

 

 

“哎?你没事吧?”

 

 

 

「你怎么坐这了?」

「你哪不舒服?」

「我送你去医院吧?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
评论(13)
热度(158)

© 咦,澜巍炎? | Powered by LOFTER